好書推薦–布朗神父全集

201402262220246038

罪犯是創造性的藝術家,而偵探是評論家。

簡單的一句話,就把罪犯與偵探之間的關係描寫得非常的切合實際與深刻! 這句話是與福爾摩斯齊名,名為布朗神父的偵探所說的。福爾摩斯專精於物理、化學等犯罪現場的重建與分析,是物證推理的翹楚。而布朗神父因為是神父的關係,是犯罪心理推理的翹楚。原因是神父多年來常親眼見到罪對人的影響力以及聆聽犯罪者的告解,專精於犯罪者的心理模擬。所以,布朗神父的破破案手法採取的是進入犯罪者的心理以及邏輯思考裡面,把自己當作是犯罪者一樣的思考。就像他自己在<藍色十字架>這一犯罪事件中所說的:

"一個人,只除了聆聽另一個人真實的犯罪事蹟而沒有別的事做的話,他是不可能不了解人類的邪惡的!"

小說人物的言行所代表的是搖筆桿的作家的言論,完成布朗神父全集的作家是當代英國文學的怪傑,柴斯特頓 (G. K. Chesterton)。柴斯特頓雖然沒有大學文學文憑,但他的光芒早已經文憑給人的憑藉效果給刺穿、刺透。隨後愛丁堡大學,都柏林大學以及聖母大學都曾頒發榮譽學位給他,但不是他需要學位,而是這些學位需要他的光芒見證。柴斯特頓醫生寫過近八十本書、幾百首的詩、大約200篇的短篇故事、4000篇文章以及幾齣劇劇作品。文學的爆發範圍擴及各種政治、神學、文學、經濟學等,對於當代的影響力是所向披靡。為他住持告別式的倫敦西敏寺主教說: "這一個世代的人是這麼完全地生活在柴斯特頓的影響之下,使得我們都不知道我們何時正想著柴斯特頓。"

柴氏邏輯清晰、筆調詼諧、對於罪以及人性的觀察透徹,使得他在各方面的創作上都別出一格。因為他個人對於基督教信仰的投入,使得他成為一個出色的基督教護理家,他所寫作的<異教徒>以及<回歸正統>等基督教護教文章,運用幽默的口吻以及清晰的論理交叉出擊,有效地將當時流行的理性主義以及懷疑論等時代主張瓦解。就猶如蝴蝶步阿里一般,伴隨著跳躍迴旋,刺拳出擊,緊接著看準對手弱點之後,就猛地重拳攻擊讓對方隨之被擊倒。柴氏對於真理的捍衛與真知灼見,就連當時自視甚高的魯益師也為之傾倒,視柴氏為他屬靈的啟蒙老師。

而他的推理小說以線索清晰,破案的道理要簡明到可以一言以蔽之的原則創作。而這樣的原則後來更成為倫敦偵探俱樂部的原則,連謀殺天后阿嘉莎克里斯蒂都推崇柴斯特頓是她的影響者。但布朗神父全集的故事的推展並不是只以暴力、血腥為推進的力量,以破解精妙犯罪手法為娛樂,以及將罪犯繩之以法為最終的結局。反倒布朗神父的故事想要清晰闡明的是罪的影響力,就如布朗神父在<飛行的鑽石>勸告罪犯弗蘭博放棄犯罪的人生,他說

" 在你裡面依然還有青春、榮耀與幽默;不要幻想它們會保持不變。人能保持在某種程度的善,但是沒有人曾經可以保持在某種程度的惡。罪的道路是每況愈下的。善良的人酗酒並且變得殘忍;正直的人殺害並且對犯行說謊。有許多我認識的人就像你一樣剛開始時是誠實的罪犯,是搶劫富人的快樂強盜,但最終是踏進爛泥了。"

驕傲、自私、貪婪、說謊…等豈是沒有力量的呢? 透過偵探小說的描寫,警匪追逐、躲藏、打鬥、叫囂與兇殺等情節,使我們讀者知道,罪是有力量的。它使我們心跳加速,它使我們愧疚想逃,它使我們後悔並且沒有力量改變….而罪行使力量的終局就是死亡,不是人死就是心死! 邪惡最大的力量就是想把神扭曲成不喜歡人享樂的神。這真是最大的誤解,因為神喜歡人享受它所創造的一切,但是神深切地了解敗壞的行為破壞的就是人的喜樂,終局就是永遠的不快樂,所以祂不忍心人痛苦,因此祂耳提面命叮嚀人要正視罪的殺傷力,甚至最終差派基督摧毀罪對人的影響力。

布朗神父故事的許多結局想要表達的,是神職人員極力想要扭轉罪的影響力,扭轉罪影響下的扭曲人性。 所以偵探故事中出現不少神父與罪犯的神學對話,而偵探的行動表達的是屬神的憐憫心腸。故事想表達,救贖是比制裁更有效地抑制罪惡,罪人的認錯、悔改的結局永遠是比罪人被繩之以法更精采的。有趣的是布朗神父全集首篇的罪犯弗蘭博,原本是擅長各式欺騙的怪盜,但就在神父的原諒與訓誨之下竟金盆洗手,再也不涉足犯罪,甚至成為神父破案的得力助手。這種浪子回頭的結局,除非有深刻的基督教情懷的作者,否則故事的終結大都是進入蘇格蘭場就結束了!

布朗神父全集是偵探全集,但是它的閱讀樂趣是多重的,因為柴斯特頓是神學家、文學家以及幽默專家。有機會用偵探小說的方式間接地親近神的思想,應該是大人小孩在年假當中非常棒的閱讀選擇。

布朗神父全集除了紙本之外,還有影集版本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