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踩一下,希望你跳更高

YouTube Preview Image 

相較於一班的課業輔導班,娜娜一穌公益課輔班的資源是眾多安親班、補習班望塵莫及的,不僅他的師資學歷是高的,因為是公益的性質,所以教學完全是免費的,完全憑藉的是一股學習像耶穌一般我也是弱勢,我能體會弱勢家掙扎的痛苦。就好像耶穌像世上的人宣告自己說:”我心裡柔和謙卑“,耶穌的自我標榜就是自己是溫柔且軟弱的,正因為祂放棄神一般的形象,與弱勢的人生活在一起,因此自然地顯現自己對世上人的愛心。

  新竹國際基督教會是耶穌的身體,耶穌是教會的頭,頭轉到哪,教會自然就轉到哪。耶穌的眼光放在弱勢的族群身上,教會自然也要將目光投往世上被壓迫的人身上。弱勢的孩子有許多是不足的,功課因為家庭的弱勢,單親、隔代教養等狀況,使得家人忙於生計,忙於生存的壓力,自然課業上蠻免有疏忽,也使得他們年紀小就必須開始自己的補洞人生,凡走過避留下空洞。數學有洞要補,剛上國中26個字母認識不全,發音不懂導致單字記憶產生極大的障礙。這洞要補,那洞要補,光靠自己的能力,光想這麼多的洞要補,人都疲乏了。功課自然就成了他們第一個想要放棄的項目,只求有交作業就好,成績就不敢想了。

  想想他們的難處,新竹國際基督教會的弟兄姊妹願意成為他們的踏腳石,透過自己的辛勞付出,給他們一點高度,幫助他們的補洞生涯可以簡單一點,可以更有希望一點。

  不僅在功課上,哈佛社會學家羅伯特普特曼最新發表的新書“我們的孩子:美國夢的危機“顯示貧富差距使得弱勢家庭的小孩完全失去任何可以向上進步的線索與關係。反觀優勢家庭的小孩擁有父母親的投資與指導,同時父母親的社交關係也遺傳給這些小孩,使得他們天生在社會上就擁有人脈的競爭優勢。反觀弱勢家庭的社交圈縮小,能負擔起的社交花費不多,使得弱勢家庭孩童逐漸從主流社交生活中退卻,變得越來越孤單。同時在新書當中發表的研究也顯示,過往以為網路的發明,網路上的龐大的資訊可以縮減貧富之間的競爭壓力。但研究卻發現,雖然弱勢與優勢家庭的孩童取得手機或是平板等資訊產品的機會接近相等,但是使用這些資訊設備的動機卻有極大的差異。優勢家庭的孩童因為家人的引導,極大的可能性是拿手機來增進自己的學習、增進工作技能,新聞收集,但是弱勢家庭的孩童因為缺乏引導,卻只是拿來娛樂自己。

  這種種的現象使得弱勢的範圍從學業的表現擴大到人際關係與資訊的運用,使得弱勢的孩童更加的與社會疏離。

  當我們與這些弱勢家庭的孩童在一起時,常觀察到的現象是,手機已經取代過往的電視成為他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倚靠,以及最便宜的娛樂工具。因為太常與手機、網路相處,自然也常受到網路交友、網路戀情以及網路色情的迷惑,使得他們與人的關係更加的扭曲。想到他們的娛樂方式,年長一點的人,可能會說:”真搞不懂這些小孩在幹嘛?以前我們常常三五個人到田間,到野外玩。大自然的樂趣比手機有趣多了。“但是我們有時忘記了,玩樂有時也是要教育的,與人相處而產生的人際關係樂趣也是需要學習的。

  所以公益課輔班在預告好久的學期中出遊之後,終於在結合清大服務學習的大哥哥大姐姐,以及教會弟兄姊妹的力量之下成行了。不去別的地方,就到我們新竹的中央公園–十八尖山的踏青。完全的愛鄉土,支持新竹的舉動。大自然鐵定是比自己玩手機好玩的,這年紀的人要好玩,一定要三五成群地玩。只是之前沒人帶他們玩,所以都忘記了大自然有多好玩。如今有大哥哥大姐姐的幫助,一群人在山林中聊天,吃飯糰,玩大地遊戲,拍照。這樣的回憶鐵定是好的,連原本愛搞尷尬彆扭的國中生,相機一拿起來就躲避,但玩樂之後,感情交流之後,最後也都開心的合照了。玩樂不僅單純地享受大自然的樂趣,其實他們也收穫到認識更多比自己年長的人的好處,學習成熟的人生態度,這樣的溫暖也驅離了他們內心的疏離感。

  我們有能力給自己的小孩子更好的,沒有什麼錯誤。但是我們卻要更深刻地思考,對於我們的小孩子來說,什麼才是最好的呢?這一個世界是神所創造的世界,每一個人都是神的創造,優勢家庭的孩子不可能一輩子都活在父母所建造的泡泡之中。身為人,我們就是命運的共同體!其他共同生活的人勢必會影響我們的生活,如果我們能不僅愛自己的小孩,也學習像耶穌一樣愛別人的小孩,那我們的小孩豈不是更能在一個更安全,更有愛心的社會中長大。

這樣一個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環境,才是對我們的小孩最棒的成長環境!

 

 

Comments are closed.